_时之守望

一只野生的脑洞手和新人文手/戏手.
偶尔产一下脑洞之类的东西?
低产随时可能大坑高亮注意
没什么CP洁癖,基本博爱很少戳雷.
长期沉迷怪盗Joker,弹丸V3与Minecraft无法自拔[。]
最近厨凹凸,沉迷安迷修。...
世界第一的吉吹,吉最吉催婚大队队长.
圈名星凌.混名朋,不折不扣的精分狂魔.
以上,欢迎同好们投喂PM/尸派/MC/KTJ/神心相关粮食和玻璃渣(。・ω・。)ノ♡

Time and Space[时空百转]

上回补完[??]

#虽然太懒但最后还是填了#

#全程胡扯#

#雪拉比剧情#

——————————————

桐树林内微雨朦胧,淅淅沥沥纷扬而下.而奏却意外地习惯这种天气,只因其恰到好处地驱散了独属夏日的炎热.

放出玛狃拉抬爪迅疾斩断阻挡前进道路的小树之后,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或许是因年久而显古老陈旧的红顶小屋.

"…就是这里了吧,供奉着森林神明的祠堂."

他一面说着,一面转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雪拉比.

当时那个家伙似乎说要把它带到这里来也不说是要干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地答应了!?啊啊算了来都来了…嗯?

正在奏满腹怨气无处发泄的时候身后的精灵可就不再安分起来,拍打两下自身薄翼飞到了自己前方.

"喂这是怎么…"

"啊!小奏—下午好啊!"而在他满脸不解地看着一直在比划着什么的雪拉比时,另一个声音从旁边通往小金市的道路旁传来.一听此声音奏马上便辨别出来者,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她...以及她怀里的玛丽露.

早已习惯邻家少年糟糕脾气的琴音对此倒也毫不在意,而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他面前的祠堂,忽然想到什么一般,抬起头将目光转向祠堂笑着说道.

"小奏你知道这个祠堂的传闻吗,据说啊如果做出对这个祠堂不敬的事情,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哦?"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嗯?"奏的话正说到一半却又因被周遭的异样吸引去注意力而戛然而止.

周围的树…不,是整片森林都和雪拉比一同闪耀着光芒.

"…?!刚刚的那是什么!"

她话音刚落,两人便都被雪拉比的光芒吞没.

不知过了多久,奏眼前的白光终于消散而去.他不满地抬手揉搓两下被强光刺痛的双目,随后瞥了一眼旁边看上去有些不安的少女.

"这里是…?桐树林消失了!?似乎不对……我们好像被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呢.真是奇怪啊."琴音就没有奏那么平静了.

这是奏第一次几乎要举起双手认同琴音的观点了,但他当然不可能那样做.

"而且我的精灵导航的收音机上显示的日期居然是三年前…"她困扰地按了几下手中的仪器之后再次将其塞进了口袋里,正当她转过头想要跟奏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他身旁的雪拉比,下意识惊奇地喊出了声."这只精灵…莫非是雪拉比!?"

"你才知道吗.不过这跟现在有什么关系啊?"

"对——就是因为雪拉比!我的爷爷曾经说过,雪拉比拥有一种名叫‘穿越时空’的不可思议的力量,能自由自在的穿越时间,我们一定是被雪拉比给带到过去的时代来了!"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而奏的最后一个"能"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琴音一把拽起来往不远处的街道上跑去,甚至没有给他推人的机会.

"那边似乎有什么动静,我们去看看!"

"喂你这家伙…!哈…?"直到旁边的人停下了脚步,奏才得到机会一把扒开一直拽着自己的那只手,正要恶狠狠地抱怨些什么时,却被面前的光景吓了一跳.

熟悉的帽子背包和乌黑刘海,外加就算比原来更添上几分稚气也能认得一清二楚的脸.

是响那家伙?他怎么在这?

而响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他的面庞上写满了茫然和失望,以及不舍.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抬起头看着面前背对着他的男子,轻轻咬咬牙后开了口.

"你要去哪!你不是说你可以变成世界第一厉害的人吗,为什么要放弃啊?而且…你怎么可能…会失败啊."

男子回过头看着响,一脸释然.

"…知道吗,阿响."他平静地开了口,"若不敢承认输赢,人是无法前进的.我为了要做出比现在的组织还要强大的团队,现在一个人踏上旅途."

"可是爸爸你创建的组织很强大啊,为什么还会被一个孩子简简单单的击溃了!"

"那是因为还不够,我和组织们的强大程度还不够!"男子看上去似乎已经有些激动了,"如果我能把部下们的潜力都激发出来的话…!我总有一天能够重建火箭队!"

"可是…"

不等响反驳他,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啊哈…"而他独自一人站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笑了起来,"看着吧…我会用更好的方法来超越父亲你的!会比你和你的组织更强!"

望着在视野中渐而远去的身影,他如是大喊道.不知是在对他说,还是在此立下这个誓言.

"我一定会的…!首先我需要一只精灵…"

说完后他走向奏这边,眨了眨天空色的眼睛看着两人重新牵扯开那个曾经让奏怎么看都不爽的笑脸.

"抱歉,请让一下!"

琴音望着响远去的身影愣了神,直到他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时她才回过神来:"原来阿响他当时偷精灵是因为这个…可是,他们的对话究竟是怎么回事?火箭队不是在三年前就已经被关东的赤前辈打垮了吗…这里果然是三年前啊."

被这几幕场景弄得心烦意乱的奏压根不想回应她.正当他准备往回走的时候,雪拉比在这时又向前跳了两步,四周再一次因它的动作而发出刺目光芒.

"呜哇…!就像刚才一样,雪拉比的时空穿越!"

当奏回过神来的时候,不出他所料地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看上去是一个洞穴.他一转过身,目光正好对上一个男人.

…是他?

而男子也发现了两人,转过了头来.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这里是来做什么,但这里不是你们这样的小孩能来的地方."

"等等!"琴音看着他的脸,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

"你就是刚刚那个和阿响吵架的大叔啊!"

而男子则简单明了地无视了琴音,将目光转向了奏.

"你让我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孩子.站在我面前堵着我的未来的那个孩子…你和他有着相同的眼神…你是来阻碍我去小金找我的那些部下们的吗!?"

琴音可就不会让自己就这么简单地被无视了,她一头雾水地重复着刚刚的话.

"三年…小金…啊我明白了!难道你就是广播里呼叫的那位BOSS的坂木!你听,放送着的广播很奇怪!火箭团占领着小金的广播塔,但是这个事件不是已经被你解决了才对吗!!"

伴随着奇怪的音乐,广播清晰的放着奏似曾相识的声音,让他不自觉回想起那时自己站在广播塔顶端阻止那些干部时的情形.

"……这里是小金广播塔,这里是小金广播塔,潜伏在黑暗中3年之久的我们,于现在这一时刻宣告火箭团的复活!坂木大人—!您听见了吗—!…我们终于成功了啊!"

坂木应着广播的声音再次向前一步.

"过去的同伴们需要我……我不会再让3年前的失败重蹈覆辙!火箭团得到了新生,而我将会得到世界!"

"嘁…啰嗦的家伙.吵死人了!"奏不耐烦的啐了一口随即摸出了精灵球,"如果不怕被打得落花流水就来吧!"

……………………………………

毫不意外的击败了坂木,奏冷冷地收回了叉字蝠.

"真是有够弱的家伙."

"为…为什么…!难道我这3年来的努力全是无用功吗……!竟然又被这种小孩打碎了我的野望!火箭团最后的梦境也成为幻想随风而去了……"

扔下这一句话,坂木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洞穴.仿佛方才的事情一切都未发生过一般.

而奏回头看向收音机,那一头还依然回响着火箭队干部不甘心的呐喊.

"喂——坂木老大究竟到哪去了?是不是在某个地方正听着这广播呢……"

一旁的琴音则走上前,伸手关掉了收音机:"就算他们再怎么叫下去,他们的头目也不会再出现在他们面前了啊,那些人还真可怜,再过不久 他们就会被小奏你修理了说!……啊咧?小奏你不是在这里吗?那么究竟是谁把火箭团给解决的……"

白光一闪而过,时空再一次开始跳跃.

"真是受够了!快把我们带回原来的时间啊!"

………………

桐树林阴凉潮湿的空气重新入鼻,他不适应地皱了皱鼻头.

"…桐树林?应该回来了吧?"

琴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苦笑起来:"时间穿越真是累啊.这个时候应该回去了吧?和玛丽露一起…"

一旁一直不停急得打转的玛丽露一听见琴音的声音,立即高声叫了起来蹦到她的怀里.

"啊!是我的玛丽露——还好吗?我好想你啊…"

忽然她转过头看向奏,再一次牵扯开微笑.

"虽然时空的旅行非常突然但是非常有趣!而且小奏还阻止了坂木与火箭队的汇合,真不愧是你啊!虽然很有趣——但是现在不早了,我要和玛丽露先回去了哦,再见!"

"…再见."

望着琴音远去的身影,奏敲了敲还有些混乱的脑袋,转过身看向雪拉比,而它只是静静地看着奏,似乎还挂着神秘的微笑.


——End——

终于在返校前写完了我好累啊

感觉和原来的剧情没多大区别是错觉吗


评论

© _时之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