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凌_世界第一可爱

一只野生的脑洞手和新人文手/戏手.
偶尔产一下脑洞之类的东西?
低产随时可能大坑高亮注意
没什么CP洁癖,基本博爱很少戳雷.
长期沉迷弹丸V3与Minecraft无法自拔[。]
最近厨凹凸,沉迷安迷修.
吹安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世界第一的吉吹,吉最吉催婚大队队长.
圈名星凌.混名朋,不折不扣的精分狂魔.
以上,欢迎同好们投喂PM/尸派/MC/KTJ/神心相关粮食和玻璃渣(。・ω・。)ノ♡

[响奏]Circulation Destiny.[流转命运]

#低产短文#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主角与劲敌身份对调#

#无CP向#

#奏为主视角#

#略ooc预警#

——————————————————————————————

奏的目标从小就是成为最强的精灵训练师.这一点若叶镇的镇民们众所周知. 但即便知道这一点,若叶的居民们也依然对他友好不起来.不仅出于他对精灵们的态度,也出于他那副不怎么好的脾气,甚至从未主动的打过一声招呼.

但正巧相反的是,他们对另一个头戴鸭舌帽还有着标志性乌黑刘海的少年格外的友好,这让奏感到莫名的不爽.明明那小子还偷了那个博士的菊草叶吧?最后的结果却是在看见他被自己抓现行而一副仿佛小卡蒂狗般泪眼汪汪的表情和不停道歉,可怜巴巴的样子后大发慈悲地把菊草叶送给了他——当然,这是奏的主观思想.

那副弱者才会有的可笑姿态…看着就令人生厌.

他脚边的小锯鳄仿佛察觉到主人情绪的异常,带着几分关切将目光转向他时却被突然扔过来的一个眼刀吓到了. “…嘁.”他锤了锤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忘掉,对于邻家少女善意的问候也置之不理,一手抓起小锯鳄的精灵球向镇外,也向着自己的目标出发. 

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目标稍加努力,便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更不要说这个人,是奏.因此他很快便来到了满金市,但此时的满金市已经被火箭队占领.

…就这样贸然闯入的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样想着他在地下通路的照相馆内换上火箭队制服后完全忽视一旁队员的话语向广播塔的方向走去.然而突然出现的人却把他的计划全数打乱.

“小奏——!?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是你?啧,碍事的家伙.你管不着.

“难道…你也要加入火箭队吗?不行不行小奏你不能去!”

竭力隐忍想要对准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冲动直接上楼结果猛的被他抓住手腕拖着往回走.出于如果不换掉衣服那家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得在那边队员异样的目光注视之下一把推开拽着自己的人脱掉了闷热的制服.然后紧接而至的是识破自己计划而冲上前的火箭队.

“碍事的家伙.大力鳄,用水炮让他看看我和他的差距!”

队员阵亡.

解决掉杂鱼后奏转过头没好气地看了看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少年.如果不是你这家伙…也就不会给我添那么多的麻烦.

“明明是在关心小奏嘛—结果还被那样子说了…”

懒得再把目光多停留在他身上一眼,奏踏上了通往二楼的台阶.

不知不觉间一路打败了路上的杂碎,冠军之路阴冷的空气让奏不适应地皱了皱鼻头.面前光线越来越亮堂,出口就快要到了.依稀透过光线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熟悉的帽子背包,还有那一撮顽固的刘海.

“喂你,给我站住!”这样的话不自觉脱口而出.

“你也来了啊小奏!”以及他那副一成不变的笑脸和已经早已准备好的精灵球. “小奏的话,一定是要来对战的!”

“哼…手下败将.做好再一次被我打败的准备吧!”


最后理所应当的击溃了龙之使者,也就是城都的冠军渡.即便如此那份自己听过无数遍“精灵不是战斗的工具而是伙伴,要好好珍惜自己的伙伴”这样的说教也依然再次在耳边回响起来.奏对此早已适应因而自然没有和以往一样厌烦辩驳只是向他冷冷的瞥了一眼.

“…..这样,我就是最强的训练师了吗?”

不,还没有.只有城都……还不够.


白银山上狂风暴雪迎面而来在耳边呼啸,就如同看守白银山的警卫所说一般,山上猛烈的风仿佛尖刀一般刮过脸颊,传递上来的触感是一阵隐隐约约的生疼.

如果没错的话…那个被所有人称为“立于顶点的传说”中的训练师,就在此地.只要打败了他,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训练师了.奏如是想着.

一路与强大的精灵们对决,不知在黑暗的洞窟中摸索了多久的奏终于看到了射入视野的一束白光与山顶尽头矗立着的那一抹赤色.

就是他吧,那个常磐馆主口中的关东冠军.传说中的训练师小赤.这一战的结果,决定自己这一路的成败.

怀抱这样的想法,他不自觉攥紧了别在里衣上的十六枚道馆徽章,向远处那人发出的高声约战宣言打破了山顶的沉寂.

“你就是那个被称作最强的训练师对吧?那么来对战吧!”

无论对手是什么样的货色,我都会战胜他们!

“………………”对于他脸上诧异的表情与从他肩头跳下主动迎战的皮卡丘,他只是冷笑一声抛出了精灵球.

……………………………………………

“啧,消失了?”

看着对手不知是因为被击败而突然在眼前消失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而独留下的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奏的惊讶情绪只用这短短的一句话表达出来.而,他的心情似乎并没有因打败了最强的训练师而过于高兴.

这样的话,自己的目标就实现了吧.成为最强的训练师…真的是这样吗?那种事不想也罢…那么接下来该做什么?就连自己也不知道.

他已经站在他目标的终点.

相应的,他也失去了前进的方向.

奏坐在雪地上望着远方出神,那个少年曾说过的话忽而在耳边响起,回绕.

“一起回若叶吧,小奏.”

等等,不是错觉.

他猛的回过头去,正对上身后少年阳光般的微笑.一成不变的鸭舌帽,天空色的瞳眸以及那撮标志性的刘海.

这个少年,响向他伸出了左手.

“怎么样?大家一定会欢迎小奏的.”

而他微微转过头试图不让响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不屑的嘁了一声后握住他的手.

“啧.那就…姑且回去看看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6 )

© 星凌_世界第一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