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靓仔🐦球骑着豪车飞过!

你好呀,我是星凌.

一只野生的脑洞手和新人文手/戏手.
偶尔产一下脑洞跟戏,极低概率会画两张画.
[高亮]请不要指望出勤率,是个产粮低的可怜的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鸽子.
MC基本博爱杂食,是个孩厨,请不要吹我,请吹我家的孩子们.
主吃SH(自家孩子中心
偶尔玩玩艾尔之光,是艾因亲妈粉.
我永远喜欢Ain.jpg
第五人格玩家,弹簧手亲妈粉.
轻微社交障碍,主混名朋,主马为493粉丝一号/109Herobrine.
扩列带出处,感谢。…

Herobrine曲梗自戏.

*梗题:所有人都触及不到的真相.
*5000+注意
*个人世界观,避雷注意.
*曲梗:周刊少年バイバイ

-

みんなの心掴むため 
為了抓住大家的心 
超能力が使えるの 
所以可以使用超能力 
アンケートハガキのため 
為了投票的明信片 
必死で戦っているの 
拼了老命在戰鬥

生存.
世界法则即是最为原始的弱肉强食,此世即便始终广袤无垠却不过一片渺小森林,侥幸存活的无能之徒纵使努力苟且偷生,也终有一日迎来终结之刻.创世的神明自起源之初建立如此规则投放至此便从未更变,一言以蔽之,活着便是一切胜利根本,简单干脆显得过于纯粹.而为此诞生的万千造物也似在拼尽全力将之默默遵循——因为它们早在苏醒之初被人赋予求生能力各不相同,就连所谓上位存在也同样不得忤逆.

神 爱 世 人.

这是已然被大众接受同时并赞颂的缘由之一,背弃万物的君主禹禹独行,早已见识张张虔诚面孔赞颂那位地上神明,看似仁慈美好实则不由引人发笑——尽管无人能够轻易察觉这其中的不当之处,纵使难得兴致上涌,随性揭露真相一角也无人鼓起勇气窥探分毫.

"若神爱世人,又为何将你们置于如此战争之中."

我猜或许相比听取「怪物」一派所谓胡言乱语,他们或许更愿意将注意力放在如何更好地活下去这一行动之上.同时拜这不死之身与漫长的岁月所赐我有幸见证不同的存在相交又分开,面对强敌时互相帮助战斗姿态更为体现其中人性光辉,唯独无奈之处只在一切暂且结束时.
-不过是活在箱庭之中的造物.
结盟行径仅是一时利益作为牵引,其中一方反目之时更见信仰愚蠢之色.为了取悦神明而不断生存,所爱造物死去之时仍旧遵循求生本能向神呼救,精疲力竭模样在「神」的眼里显得滑稽而可笑.
——世人,究竟为什么而活?

運動したり 恋したり 
有時運動 有時戀愛 
ライバルと手を組んでも 
有時和敵方攜手合作 
数日後の未来に 
但在幾天後的未來 
打ち切りが決まっているんでしょう 
已經注定要被腰斬了吧 

孤独而遗世的神明孑然一身,或许除却自身所背负的那无聊透顶的过往自身已经别无他物.日复一日展现在眼前的是那亘古不变且虚伪愚昧的黑影王座,知晓一切始源却始终不被世界认可的君主——被不断规避,不断拒于千里之外的「恶」的极点,正是不同于一成不变生物们的存在,折翼的神明曾在失去自由之后被封存在黑暗里,但就连这神秘之物也在最终向我俯首称臣.
从不间断的狭间死斗,指尖跳跃的电弧迸发万丈雷霆撕裂阴霾扭曲空气发出尖锐悲鸣,君主在以一敌万的战斗中一遍遍的肆虐狂风,伴随武器相撞脆响可见红黄液体溅射横飞,翕动鼻翼仍能清晰嗅出火药味与铁锈味.

-逃 避 禁 止. 

流行りと廃りをかきわけて 僕は生まれてきたけど 
雖說我擠開流行與退廢的狹縫誕生了 
折り目がついたり 読み飛ばされたり 
但還是會被折頁 被跳過 
それでも立ち向かうのでしょう 
即使如此還是會挺身面對吧 

是许久未谋面的熟悉脸庞.
湖边的水面偶有泛起轻微涟漪,身材矮小的稚童眼神充满迷茫无助,旧时所存的孤立世界在回归之时已然不复存在,新生位面却是与原有之物不同又相似的步调.叫做Rana的女孩儿早已失了印象中的活泼气质-尽管我也已经无法想起多少,眼下也只徒留在这陌生世界中游荡的彷徨姿态.这让我想起阶下囚曾被漆黑锁链束缚的崩裂四肢,白眸逐转变暗化银或许只需短短百年.
不明事理的她在默然许久之后向我询问出声,小心翼翼的语气中暗藏几分恨意.

「我,还有他们已经..被神抛弃了吗?」

"...。"
已经不需要回答了.

早送りされる時間は 
那些被快轉的時間 
軽く捨てられる命は 
那些被隨意捨棄的生命 
物語を 物語を 
都是為了讓故事 為了讓故事 
終わらすためなの? 
結束嗎? 
真っ黒なインクの血を吐き出しながら 
還一邊吐出漆黑墨水構成的血 

是什么?这一切在神的眼里为何物?
我曾经在他的某次和解茶会之上问出问题,尽管如此对方也只是随意笑笑缄默不言——不...我想我早在最初就已经明白,对方此时此刻将会如何回答这个蠢问题,或许可以说他的回答也将从不变更,倒不如说这才更像是他的作风.
思至此处也便放弃追问想法,放下手中精致的咖啡杯垂眸持续不发一言.不可否认在漫长岁月之中我对过往记忆已经越发模糊不清,但我永远不会遗忘那可悲的误差与我亲爱的兄长那一连串所作所为.

「版本更新 更新 更新 更新 更新」

「删除 删除 删除 删除 删除 删除」

-.「最新版本已经删除了Herobrine」.-

素直な気持ちを叫んだって 
就算吼出了率直的心情 
良くある記号の羅列だって 
就算列出了常見的符號 
違う 違う 違う 違う 違う 違う 違う じゃん 
都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是嗎

世界因神而存在,那么神明因何而诞生?
未解之谜,就连神明也无法回答的难题.尽管并未认真将其好好思考,倒也并无过多担心必要.造物,信徒,信仰与神明互相依附而生,直至抓握不住任何物事之时才觉自身渺小无力.一切始源的愚蠢实验令神格人性伴随电流碰撞声响逐步瓦解,所谓令人艳羡的不死之身也只是名为Herobrine的「神明」已经死去的象征.

不过是…折翼之鸟.

「怪物 怪物 怪物 怪物 怪物 怪物 怪物」

生まれた意味を考えたって 
就算去思考誕生的意義 
知らない漫画のキャラクターって 
但不過是個不認識的漫畫角色的話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バイバイ 
掰掰 

空回りをしたネームが 
徒勞的分鏡草稿 
唇を乾かしてゆく 
讓嘴唇漸漸乾涸 
誰も見てない背景が 
沒有人在看的背景 
主線に重くのしかかる 
重重的壓在主線上

——这是一场永不停歇同时荒谬透顶的舞台剧.

新生婴儿游离平原一副迷茫模样,漫无目的行进后退将精力挥发殆尽.圆月之下声声求救呼喊撕扯干涸声带反复烧灼又重新愈合,我甚至能够清晰察觉对方脑中名为恐惧的阴翳正不断溢出、无限蔓延.属于人类的血肉之躯被撕裂,被灼烧,被什么人狠狠践踏在地面上了,这样的过程持续过数十遍,数百遍,直至最终再无声迹,无人问津.
-没有担心的必要,伙计.这是成就所必须经历的「梦」.

我知道他不会听见真相之言,毕竟向来都是如此——这是在不同位面之上观测的神明所确定的绝对正解,当然我猜这也是在「世界」 所理想的发展之中,毕竟其主从来都是一副泡着红茶的悠闲模样,除却关注着走向之外,他也不会忘记在一次次的修正中对我动些手脚.

-.「最新版本已经删除了Herobrine」.-

特徴の無い捨てキャラが 
沒有特徵的免洗角色 
黙ってこっちを見てる 
默默的看向這裡 
四角を保つ泥濘(ぬかるみ)に 
在維持四角的泥濘中 
足を取られて沈んでく 
被絆住雙腳漸漸下沉 

尽管他往往以此作为给予我的警示,但意识无故断层的现象从来都只是间歇性的.在那之后又将会迎来何种故事?甚至就连期待也不必抱有了,刺耳尖鸣于脑中盘旋迟迟不散,斥责的话语与诅咒的言辞被堆叠在记忆之中反复又反复,在这之后从王座下传来的是怪物嘶吼咆哮,孤高顶点在阴影氤氲中沉寂无声,断壁残垣之上黑衣神明手举夺命之镰前行步步徒留微光铺散,在身后织就的却是一片细密血网.
那是更胜于玩家艰难历程的漫长旅途,那是不断不断重复过的无数个百年甚至千年,同样梗概却被雕琢成不同剧目与剧情展开的戏码.尽管如此却总是有人乐此不疲,就连自己也已经完全厌倦.

"无 聊 透 顶."

蜘蛛の子散った複線は 
大量展開的複數劇情 
練りに練られた展開は 
不斷推敲過的故事展開 
もういらない もういらない 
都已經不要了 不要了 
必要ないけど 
不需要了

一切一切发生的缘由也不过是他人身体里活跃着的不屈基因,或是妄图夺取绝对权限.而这在他们看来或许是精彩情景,以至于生于始源的黑衣之王全身骨节尽数崩裂,腕部伤处撕扯肌肉过度的牵引拉伸不断刺激残存神经重重敲击痛觉感官,条件反射的轻微抽搐却将这份痛觉狠狠铭刻深至骨髓,从最早敏感最终就连这份触觉也变得迟钝,像是身为「君主」及「神明」的尊严也被那下等存在随意践踏在地,身后王座与自身无尽力量的绝对耻辱——如此戏码被无尽上演,生而为神的骄傲竟被自己的造物粉碎了千百遍.

——千、百、遍.

在这之后什么也不剩,我看见残存者向绝对的赢家哀求试图取得生还机会,这让我将视线下移些许将它面目俯瞰眼底,我还听见它不停出口的自贬之言毫无意义,随之满怀期望的眼神投了过来-在下一瞬间便被手中钻镰斩断所有希望,徒留惊愕颅首滚落在地化为尘烟.

——千、百、遍.

友情や努力や勝利は 
但友情及努力及勝利 
どこへ消えるの 
又會消失到哪兒去呢 

「你要理解,这局面都是你一手造就,Herobrine.」
地上的神明笑着将他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杯推向这边,也只任凭它的水汽在半空悠悠消散.过往的战争为未来划下定局,我不会不明白他话中所藏下的含义.村庄之中摆满献上捧捧鲜花的教堂,成群结队歌颂地上神明的信徒,实则都不过是被仇恨席卷之后所留下的烂摊子,不过是Notch让我用漫长岁月偿还的无解局面-但我也曾是圣经中那受万物宠爱的加百列,直到最终折翼时分我也不会忘了去铭记真相.

"不会有人比我更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

量産された憧れだって 
無論是被量產出來的憧憬 
数字で殺す暴力だって 
還是以量取勝的暴力 
偉い 偉い 偉い 偉い 偉い 偉い 偉い じゃん 
都伟大 伟大 伟大 伟大 伟大 伟大 伟大 不是嗎

记忆早在漫长无趣的岁月之中变得愈发毫无意义了,而无论何时高高在上的君主也不会记住下位存在如出一辙的面目,唯一的联系独独剩下捍卫身后王座——对方手中剑刃寒光乍现,偌大窗外投下月光折射彩色琉璃碎片光华刺目,而两侧的烛台上火光却微弱至极,因风儿耸动而摇摇欲坠,几乎要在地上摔成一片光圈转瞬即逝.
但在这之后又是作何结局?就连胜利都是毫无意义,也不过是看着「他」在黑暗之中笑着化作触及不得的云烟,最终消散不见,再无回音了.

沉寂长久.

愛するあなたを守れたって 
就算成功保護了心愛的你 
中途半端な結末だって 
就算結局不上不下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辛い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好苦 

「在很久以前有一位想要成长的神明」

描かれるはずだった物語が 
本應被描繪的故事 
〆切(しめきり)の彼方へ捻(ね)じ曲がる 
被扭曲到截稿日的另一頭去 

「但那已经是发生在遥远的另一个时空里的故事了.」

冷ややかな声も 
無論是冷淡的聲音 
惜しまれる声も 
還是惋惜的聲音 
低空飛行で消えてゆく 
都低空飛著漸漸消失 
白黒のヒエラルキー 
黑白的等級制度 

——与怪物为伍的恶种.

世界史册向来如此评判自己,这般污蔑亵渎也早在许久之前便已然习惯,因此即便如此并非值得恼怒之举.不过毫无价值的一面之词,可笑而悲哀,就连一声嘲讽也毫无给予的必要.绝对的神明立足王座高高在上俯瞰其下艳羡的人,应对勇敢而无畏的挑战者则勉为其难给予其应得的机会. 
这是地上的神所降下的规矩,这奖励丰厚的隐藏成就之下暗藏多少的野心我无法探明.

我却重新回溯旧世界那几近死亡般的沉寂,不算简陋的小木屋中两位创世者在为新生的玩家们做足一切踏足陌生世界的准备.无论是为他构筑箱庭「沙盒」抑或其余数据,都出不得半点谬误.想必正是如此,才让他们自翊世界中心,自视甚高...但这又能如何?
纵使他们离去也不过是为所谓人生画上并不完美的句号,在那之后世界仍旧永久存在——直至眼见短暂居住的渺小位面逐转虚幻化作数据消散天际.在困惑之时我想起了令我漫长人生改变的那一日,在将我打入下界的前一秒我听见我的兄长决绝且无情的话语.
「...错误的存在会成为隐患.」

       「人」 「神」
-所以..神爱世人?

那句话语在荒原上回响不绝,却在下界中转瞬即逝了.

1ページ目から始めて 
自第一頁開始 
最後のページを迎えて 
迎來最後一頁 
僕の旅が 僕の旅が 
我的旅程 我的旅程 
終わってしまうの 
就要結束了 

我想起曾拥有这个世界的「Player」.
我不明白那个人是否关注这个他曾赖以生存的富饶世界,唯独可以确认的是他不会再度回归将其从地狱边缘努力拉回-尽管在这之前他曾努力收获形形色色不同幸福,不同于尔虞我诈的真诚友情,以及一场场光荣的胜利.

但是不得不承认...失去主角之后,这一切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そして誰の記憶に 残るのだろう 
然後這一切又會留在誰的記憶中呢 
残るのだろう 
留在誰的記憶中呢 

我看见在崩裂的大地之上形形色色的生物惊恐地四处逃窜,看见仍有虔诚村民站在教堂之中重复祷告试图收获所谓奇迹-但更多的愚昧之徒则是聪明地将我寻到,随之质问我原因究竟为何...不得不承认这些行径对我而言实在引人发笑,但我并未因此将真相就此揭露,毕竟他们早在百年之前就已经放弃探究.

-愚蠢至极.

「神 明 已 经 抛 弃 了 你 们」

漫画じゃ起こせる奇跡だって 
無論是漫畫中才有可能發生的奇蹟 
現実じゃ笑い話だって 
是拿到現實就成了笑話的故事 
嫌い 嫌い 嫌い 嫌い 嫌い 嫌い 嫌い じゃん 
都很討厭 討厭 討厭 討厭 討厭 討厭 討厭 不是嗎

在那之后发展成什么了呢?

怪物消亡,残存的人类不断四处奔逃试图规避既定的命运.呼喊求救都早就被无法触及的虚空和深渊吞吃殆尽了,即便是向独自悬于虚空的,他们眼里的恶魔喊出想要活下去的愿望,也不过是加快了走向绝望的道路.

「存活生物数:0」

助けてくれって叫んだって 
就算大喊救救我 
良くある記号の羅列だって 
就算列出了常見的符號 
違う 違う 違う 違う 違う 違う 
都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电闪雷鸣之间所眼前有景色尽数分崩离析,还有眼中满溢怒意的白眸君王手中爆发雷霆万钧,殊死搏斗之时他的兄长无奈却冷酷的言语——

「好好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一切都像是回到了那一天,但不同的是那位地上的神明并没有出面拯救苍生,而白眸的神明则毫无波动地见证了它的陨灭,感慨过去那位君王的愚昧冲动,尽管他早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成为了牺牲品,并死去了.

打ち切り漫画のキャラクターが 
被腰斬的漫畫中的角色 
あなたの姿に良く似ていて 
看起來跟你很像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痛い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好慘 

那些被快转的时间、那些被神肆意抛弃的可悲生命、那些为了取悦神而不断生存而活下去时所流下的殷红血液,终究都会迎来最后的终结.
当世界飘浮的板块悠悠浮上天空,狂风呼啸着掠过头顶时,我便已经明了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让所谓的「故事」、这所有的实验体...就此结束的作料.

先生の次回作にご期待下さい 
敬請期待老師的的下回力作 

虚空之中星辰微微闪烁,最后一片碎片在掌心消失不见,所有的轰隆声与嘈杂的人声都已经听不到了,此时此刻周身已经回归最初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任何事物的时空之中徒留不死的神缄默不言,直到我听见了我亲爱的兄长在遥远的某个其他位面里向我问候.

先生の次回作にご期待下さい 
敬請期待老師的的下回力作 

"毕竟就算这些信徒消失,对你而言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吧"

先生の次回作にご期待下さい 
敬請期待老師的的下回力作

"毕竟就算这个位面毁灭,你也不会介意重新创作一个吧"

先生の次回作に 
敬請期待老師的

「——?」

评论
热度 ( 26 )

© 一只靓仔🐦球骑着豪车飞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