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靓仔🐦球骑着豪车飞过!

你好呀,我是星凌.

一只野生的脑洞手和新人文手/戏手.
偶尔产一下脑洞跟戏,极低概率会画两张画.
[高亮]请不要指望出勤率,是个产粮低的可怜的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鸽子.
MC基本博爱杂食,是个孩厨,请不要吹我,请吹我家的孩子们.
主吃SH(自家孩子中心
偶尔玩玩艾尔之光,是艾因亲妈粉.
我永远喜欢Ain.jpg
第五人格玩家,弹簧手亲妈粉.
轻微社交障碍,主混名朋,主马为493粉丝一号/109Herobrine.
扩列带出处,感谢。…

【Minecraft同人】尊严【HSH】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终于不是只活在静子后辈,阿影还有天夏粑粑的粮里的大佬了,跳出来就变成了咸鱼[?
*全程随心所欲,完全是想到哪里写哪里,大量不知所云注意.
*背景跟人设全是自家私设,HSH无差,是糖.

-

Steve是不同于世界上任何一种生物的存在,这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以至于,就连那常年深居于古堡中的神明先生也心知肚明。于他而言,神明稍微知道一点外界之事这理所应当,虽然只是以随从的Ender所奉上的汇报中得知,但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种族为「玩家」的家伙实在是太多了,"Steve"也只不过是Notch所取的预设名字之一……以至于无数活在单人世界的玩家把自己称作"Steve",而从未发觉过自己所处的世界都不过是自己那位兄长所管理体系中的渺小一点,不论是在充满敌人的世界中艰难生存,还是将自己视作世界的中心而自视甚高,这种「与众不同的存在」在他看来仍旧是无聊透顶——毕竟,那个名为「黑影王座」的隐藏成就之下,埋藏着的巨大奖赏,足以让那些玩家无一例外的心动,而选择了要将作为"邪神"的自己击败。

——谁让那次自己跟他的战争被人类们写进了历史中呢。

但对此比起所谓的反感,自己倒不如说是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在Herobrine的记忆中,情感那种东西似乎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跟自己其余重要的东西一同封冻、遗失,再也找不回来了。
…说来还真是可笑。
他从那些玩家的眼里看见过执着,自信与决意,也从敌对者的眼中看见过同样的情绪,但也仍旧干净利落的将二者划清了界限。将后者消灭只是动动手指或是一个权限指令就能做到的事情——虽说就连战斗都已经让他感到厌倦了,甚至就连居住的城堡中闯入了什么人,都只是放任其他居住的怪物去处理掉,仿佛与之无关那般。
他并不是个非常懂得爱人的神,甚至就连喜怒哀乐的概念都不甚清晰的神,不过一具空壳,行尸走肉罢了——
但Steve并不那样认为。
尽管他连自己的存在都未能全知,与Herobrine所经历千百年,或是亿万年的漫长岁月相比,他在这个沙盒里生活的短暂十年,二十年,就连冰山一角都无法平齐——倒不如说,他自己都不是个擅长与人相处的男孩儿。也不算是见过太多的世面,又为何能够轻易地肯定那位并不被世界所认可的神明?
他回答,那还是在发生在近两年的事情了。那时候的他刚从最初的阴影中走出,至击败末影龙之后。
他第一次见到了Herobrine,略有耳闻却仅仅只在历史中所述写的存在,被称作「神明」的存在。

"因为他说,不幸之人从来都不曾缺少,以此便甘愿自暴自弃不过是愚蠢至极的行径。"

Steve被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这个正坐在高耸王座上的白眸青年是如何轻易便窥探出自己当初那些幼稚的想法的,但他也没有就此询问出来,兴许是猜到了对方大概不会告诉自己原因,索性便以沉默掩饰自己的惊讶。他知道自己暂时不可能战胜他,更何况他的身边有着侍卫,黑暗中还藏着其他怪物虎视眈眈的双眼。说不定只要他有任何一个试图攻击的举动,那些家伙会在Herobrine的一声令下冲出来,然后把自己撕得粉碎。
这样想着,他收起手里的铁剑,昂起头与他睥睨自己的目光对视。但奇怪的是,他读不出那双白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一种……让人不爽的「被观察」的感觉。他想过做些什么去躲开那家伙的视线,但该死的是-他能做到的只有与那视线交接,与那双眼睛对视,进行无声的战役,僵持不下。
他不知道的是,周围的怪物都觉得他大抵是不要命或者根本就是疯了。但它们不敢惊呼或是窃窃私语,毕竟它们都知道-它们沉默的君主不喜欢吵闹。

"……。"

Herobrine很快就厌倦了与这位奇怪的冒险者进行毫无意义的僵持,于是他闭上双眼慢慢走下王座的石英阶梯,用眼神示意随从原地待命。最后来到Steve的跟前,打量了他好一会儿,对面的人那双蓝紫色的眼睛让他想起基岩之下虚空的色彩,还有缥缈的星空跟宇宙。
这个玩家现在在想些什么?Herobrine想。他本该恐惧或者无畏,就此逃走或是拔出他的剑指向自己的咽喉。但他没有,他只是就这样直直的望着自己,一言不发。

"你不害怕吗?一个随时都会对你造成威胁的存在,不想抹除他吗?"他问。
"不,比起害怕……我想,更多的是在迟疑之后的敬意——这并非夸赞,而是一个简单的评价……"
在Herobrine思考的时间里,Steve也并非完全处于发呆的状态。情绪从紧张到迟疑再到平静,这也是个不算很短的过程。有几秒钟他以为眼前这个神明会直接把自己的脑袋砍掉,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怪物们的君主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穷凶极恶,除了那张冰山一样的脸看久了确实是有点发怵。他微微勾起笑容给予自己的评价,直到被对方的话打断了话匣。

"那么,要跪下吗?作为对这份敬意的回应。"
"不。"Steve很干脆地否定了Herobrine的话,"固然我对您抱有敬意,但这并不代表我是您的信徒,我也没有对您俯首称臣的理由与那份信仰。"

围观的怪物们发出一阵唏嘘,带着些许嘲讽与惊奇。但得到了回应的神明倒是并没有说什么或是想什么,更不必说是什么不满的情绪。他微微扬了扬眉毛,回想起以前有怪物上报的资讯——倒是有不少是关于这个玩家的事情,今天这回也算是首次面对面的交谈。
果然不是什么无聊的家伙——一种期待从Herobrine的心里油然而生,他知道这个Steve曾绝望着向不断无情杀伐的方向成长,但面对这个他的「敌人」,却意外地……收起了剑。

——。
尽管终有一日他将会向自己举起那骇人的锋芒,但我知道他有这个挑战神明的资格。在离这次事件很久之后Herobrine仍旧保有如此想法,在面对因此而不解的随从时,他如是回答。

"他跟你…或者说是跟「你们」不同。"

白眸的神明想起属于冒险者的刀光剑影在黑夜中闪烁,还看见那个人的眼里拥有自信与跟自己相似的骄傲。

"他渺小,但至少……"
"他站在这个世界上。"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一只靓仔🐦球骑着豪车飞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