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靓仔🐦球骑着豪车飞过!

你好呀,我是星凌.

一只野生的脑洞手和新人文手/戏手.
偶尔产一下脑洞跟戏,极低概率会画两张画.
[高亮]请不要指望出勤率,是个产粮低的可怜的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鸽子.
MC基本博爱杂食,是个孩厨,请不要吹我,请吹我家的孩子们.
主吃SH(自家孩子中心
偶尔玩玩艾尔之光,是艾因亲妈粉.
我永远喜欢Ain.jpg
第五人格玩家,弹簧手亲妈粉.
轻微社交障碍,主混名朋,主马为493粉丝一号/109Herobrine.
扩列带出处,感谢。…

是存戏。大概是Golden视角的两位小姐姐明争暗斗[啊?

*名朋14番GoldenEyes
*我流Golden注意↓

"Liar."
-

Alex,Alex.我在心里唤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将那几个简单的字节松懈咬合又放开.看着她祖母绿的明亮眼睛,那里面像是装着最美的热带雨林,热情而充满了年轻少女应有的活力.却又不失温和,那叶子上的露水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宛如被上帝宠爱的加百列——白昼随她而动,我与黑夜如影随形.
「I don't care how so just give me what I need♪」
(我不关心你怎样给我我需要的东西♪)
她将热气腾腾的烤面包端出——掺和着新鲜的牛奶,黄油与果酱的香气,她将它就这么放在桌上,或是撕下来一块儿独自咬在嘴里.而我仍是如此安分守己,只问她今天的打算与行程,以及是否需要我的帮助.

「Yeah I get it,I get it♪」
(是的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I'll do all you say♪」
(我当然会为你做的♪)

嘿,我相信我们相处得足够愉快,尽管我的小姑娘的态度总是如此傲慢.她将我吐露的夸赞中的虚浮揭露,将看似愉快之下的真实尽数展露在我的面前——尽管,无论是作为躯壳的绿眸姑娘还是作为附属品的金色幽灵都不讨厌谎言.她勇敢坚毅,同时无畏无惧,我很难想象这样的她有什么活不下去的理由.
——所以就让我看着,见证着你会在何时塌陷如何?就是现在,尽你所能地奔跑起来吧,给我闭上你那只会逞强的嘴,不到终点之前都不要停下-♪
「Sorry to say this but this is what I like,the way it is all here♪」
(不好意思,这就是我喜欢的,这里的一切♪)
跌倒与喘气的声响络绎不绝,我看着那抹祖母绿的光在黑暗中摇摇欲坠——她在抵抗,这是一次接一次都从未停下的举动,但这不过是让人更加兴致盎然.你看见了吗,看见了吗?在这样的困境里你仍然不过是个跟他-或者是 跟他们差别不大的蠢货与可怜虫.

弯起唇角微微扬了眉梢,孱弱金发被随意盘在脑后只垂下几撮也并无大碍.金属的冷光可比阳光要更加的锋利,木质的剑柄在掌心打了几个旋后被合适的力道握在手心.血液的馥郁在空气与风里蔓延,藉由了本能手起剑落不带分毫留情地砍下枯骨的箭锋.失去生命的尸体行动迟缓至极,嗤笑着略微侧首,肮脏的指爪迫近时被一脚踢翻在地.在夜里我能看见昆虫的眼睛闪着猩红的光,再度熄灭时我伸手抚上剑锋,带着割破的血液扯下染红的蛛丝.
「Hey if you've had "me "stolen then why don't you just steal it back♪」
(嘿,如果你说"我"偷走了那你何不尝试着将它夺回♪)
你告诉我你也能够做到,而我笑而不言,只是坐在被盖上了暗紫色厚桌布的桌边,动作娴熟而优雅地为自己斟上用龙血与金苹果果汁酿制的精美果酒,将骷髅黑白分明的脑袋摆在桌面上作为点缀,或是雕成棋子来跟这位好姑娘下一盘西洋棋.

你当然拥有让我做什么的能力.
我笑着告诉她.
「Cause now it's your turn so♪」
(因为现在轮到你了♪)

"——不过我也有选择是否听从的权利唷,我的甜心♪"

-

评论
热度 ( 5 )

© 一只靓仔🐦球骑着豪车飞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