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球绝不复健_👀✨

一只野生的脑洞手和新人文手/戏手.
偶尔产一下脑洞跟戏.
虽然脾气不太好不过没什么CP洁癖,基本博爱很少戳雷.
偶尔玩玩艾尔之光,是艾因亲妈粉.
我永远喜欢Ain.jpg
圈名星凌.主混名朋,主马为493粉丝一号/109Herobrine.
扩列带出处,感谢。…

[Minecraft存戏]存在的意义和被迫出局的游戏.

*是戏,全屏私设我流H.
*NH场合.
*回忆杀注意

-
我已经懒于去细数,这是他第几次特意挑选了我从睡眠之中清醒的固定时间,假装非常凑巧地前来将我探望,并以一种不可侵犯的神圣姿态将我睥睨于眼下——这就如同我不想再看见那排苍白无力的系统提示一般,那东西实在是让人感到厌烦了.
由基岩筑成的灰暗牢狱在下界最黑暗的深处当然不会显得太过夺人眼球,透过那长宽适中的缝隙我能清晰地看见那一成不变的景象.金红色的岩浆就在周围发出沉闷的沸腾声,泡沫破裂的声响仍旧回响不断.略微昂首时我看见他漂浮在岩浆的上空向我出口带着几分嘲弄的问安话语,仿佛丝毫不惧那些飞溅而起的火星会把他深褐色的大衣烧出个窟窿——尽管,我还是挺想看见那戏剧性的尴尬场面的.

「早安-睡得如何?…我亲爱的bro.」
"托您的福,在这儿过得还不错,也有足够的时间与安静的环境来让我思考."

这里是不存在时间概念的,这我比谁都清楚.我猜这也是他用到这个问安方式的原因,尽管这里各种意义上都会使人酷热难耐,但实际上我并不会感知到它.如是出口带着同样意味的话语,我很快地便看见他脸上的那种复杂神情更加明显了几分…说实话,我本以为他的心情会比我想象中愉悦那么一些,不过现在看来,这家伙倒是意外的…感性?
[您的指令权限已被封锁]
当然,那个提示再次在我的面前一闪而过的时候,我便明白那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他重新恢复了那种眼神,这让我不由想要失笑出声,但是出于一种礼节考虑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尽管那身影配上他身后这片火海作为背景,还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互相衬映.

「我已经说过,不要想着离开这里——你得为了你所犯下的错误受到你应有的惩罚,你可是险些毁掉了整个Minecraft啊,不得不承认这超出了我的想象——也正是因此,你知道我为了它可以付出多少东西.」
"是啊,也超出了我自己的想象.我也没有想过被仇恨控制了心智的人会做出多么令人震惊的举动,也算是明白了我亲爱的兄长有多么重视自己的一个实验成果——"
"以至于可以毁掉自己重要的东西,并赶尽杀绝."

指节微微弯曲作为收回行使能力的行动,随之直接将整个后背完全靠在身后坚硬的椅子上,稍微调整了下姿势后便继续直面他灰黑色的眼眸.随意摊开一手任由手腕上的镣铐牵动金属制的沉重锁链发出碰撞脆响,随之再次放下手去微微眯起了银眸.
我看见他的笑容抽搐了一下后逐渐褪去,这倒是让我沉闷的心情愉快了那么一些.毕竟这是我在几次交谈之间发现的消遣新招,在无人的时分撕开他的这副皮囊我想在以后我还会那样做的,要知道这实在是很有趣.
随之那更加惹人发笑的沉重表情再次出现了,接踵而至的是那在我来到这里之前,他曾劝告过我的话语,早就已经听得厌烦.

「…你应该放下你的仇恨,你看上去太累了,Herobrine.」
「也许…我的确不应该在实验失败之后的第一时间内想要抹除你,但…我们还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对吧?只要你能放下你的仇恨并纠正你当初犯下的一切-我会尽可能找到让你复原的方法…」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Notch."
"我并没有在恨你."
"…也许曾经,在知道你要那样做的时候,我的确对你怀抱着难以遏制的怨怒与恨意,但现在,那样的情绪早就已经毫无存在的意义."

"就像也许我曾经后悔过当初的决定,但那份后悔现在也已经毫无意义-别误会了伙计,我指的是——在此刻,以及之后的未来里与你对立,比我想象中得要更有它存在的意义."
"你终有一日会被你的信徒揭下这块面具,我很期待那天的——"

「Herobrine…!」

他突然以一声呵斥打断了我的话语,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情-唯一让我感到意外的就是他这次已经向我展示了超乎平常的耐心.唇角微弯将手腕搭在扶手之上任由沉重镣铐将苍白皮肤被箍紧显得更失血色,微偏脑袋饶有兴致打量他接下来会用什么话语来结束这次不算愉快的会谈.

「真是顽固不化…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现在的处境,除了不死之身以外你与普通人并无两样,但愿你能够在这里继续好好思考你那漫长的人生并为你犯下的错误忏悔——否则你那不见尽头的未来就要非常遗憾地永远停留在这个地方了.」

目送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并无表情也不准备做出无谓多余回应-要知道,「顽固不化」这一形容同样适用于这个家伙-毕竟他那份自大与我的骄纵是多么如出一辙.
我承认当初所做的一切在今日自己看来是有多么愚蠢而毫无意义,但好在这种事情再次发生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
「You're loser.」
指尖轻动再次调取权限时仍旧收获那排无用提示,躯体被电流碰撞撕扯的痛苦在很早之前就已然失去实感,暗嗤一声对方的自以为是后便不再回应只让气氛重归沉寂.指腹轻轻按压着太阳穴试图缓解突如其来的眩晕,再次将身体靠在椅背之上合起双眼,不曾向现状困境垂下颅首,心持态度傲慢依旧.

-还没有到时候.我听见自己这样说着.

"我知道."

在耳畔回响着的提示音还在发出电流碰撞声滋啦作响,而当再次启眸时,我看见那排提示的字体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电磁折腾得接近支离破碎.

-我知道.

-

评论
热度 ( 20 )

© 小🐦球绝不复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