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球绝不复健_👀✨

一只野生的脑洞手和新人文手/戏手.
偶尔产一下脑洞跟戏.
虽然脾气不太好不过没什么CP洁癖,基本博爱很少戳雷.
偶尔玩玩艾尔之光,是艾因亲妈粉.
我永远喜欢Ain.jpg
圈名星凌.主混名朋,主马为493粉丝一号/109Herobrine.
扩列带出处,感谢。…

存戏。

*语法修正.
*私设H神不会死动画的背景,大概是怪物反叛被全灭的那一段…。没什么好扯的,大概是改的最多最经典的一篇戏了.
*我流傲慢H,君王真好[靠

-

日色沉沦.

意识再度恢复时分,眼前已经一片明亮不同方才.本能吃力地伸出一只手将由于刚才混战而塌陷压住了自己的石块胡乱推到旁边,这才得以勉强起身.侧眸四下张望草草确认刚刚的那些怪物大军已经再也不见了踪迹后才松了口气.然而正值完全放松下来时,迟钝感官才后知后觉身体的疼痛未止.每前进一步身上伤处都似被细微力道再度撕裂,牵引痛觉神经发出不止的抗议叫嚣,仿佛全身的骨架都要因方才高空的坠落而被粉碎,猩红液体淌落地面,绽开大朵血色之花.
略微蹙眉,下意识地一手按在依旧刺疼的胸口前,微微咬了牙关.待体力恢复一点之后,才直起身子粗略扫视周围已经成为了废墟的古堡大厅.
咳,不得不说..那些家伙干得还算不错.

"但是你们不会获得成功,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中窥觑着行进野狼的狡诈狐狸,看见的是与之对视的血眸充斥杀意.

要知道,那也不过是由我之手而生的卑微造物.
-为权威利益或是保命而高声毫无诚意地唱出颂歌的虚假信徒,看似毕恭毕敬其实内里暗藏野心的跳梁小丑.
仅仅初生不久涉世未深的婴孩也想与他们的造物主一战,妄图挑战绝对的神明...只是凭借这样的愚蠢动机,他们就已经不是合格的对手了.

"你们的失败与你们的死亡,唯一的原因就是妄图与我--与神作对."

赤红的血液顺着发隙混着细密冷汗滴落而下有些模糊了视线,却是出于心头丝毫不减傲气想要反抗般微微睁大了些银眸,纵使身体负荷早已濒临极限,眼底却依旧暗藏胜者当有的睥睨神色.
在那之后仔细地回忆一下,在自己的记忆中似乎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就算是当初与Notch的交战,似乎也只是以一方压倒性的胜利而拉下了帷幕.
是的,从来没有所谓的旷世大战,黑暗被光明驱逐到了世界的夹缝中,在那里潜滋暗长,成为与之背道而驰的影.

"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
-...能与神并肩的存在?"

为了讨伐自己他们还真是费尽心思.
这场几乎让自己丧命的战斗是绝对不可能忘得了的——那可是...一大群野心家的筹划,最后还失败了的结束.谁会去费心猜测它们最后有多么绝望?那种事情无聊透顶,可笑至极.
都不过是自食其果.
要知道,既然我这样自命,也被曾经的你们称之为「神」,自然是因为我有这个资本——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永远不要忘了,给予你们生命,给予你们存在,给予你们尊严的那个人是谁.

"不过一群愚昧之徒."

疼痛渐渐被身体接受随之麻木不再有任何知觉,因疲惫而略显浑浊的银白眸子携带着视线随意流转,突兀停留于静静躺在地上的,属于僵尸之王——或者说代表着这些背叛者的金色皇冠上.眉毛一挑弯下腰将那玩意拿起于手中细细端详,心底莫名涌现几分嘲意.嘴角下意识勾起一个弧度,在那同时握着皇冠的五指渐渐张开,手中的皇冠也就随之落于红色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随之视线不再在那个金光闪闪的物事上多做停留,兀自回身拖着快要支离破碎的身体缓步挪动步伐,踏着石块砖头步步而上,头也不回地走出城堡,离开这座失落的国度.

现在,还不明白吗?

——God doesn't die.
神不会死.

也不需要皇冠.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å°ðŸ¦çƒç»ä¸å¤å¥_👀✨ | Powered by LOFTER